大奖娯乐为什么人要找一条河再拼命逃离这条河

by admin on 2019年9月23日

碎片偏执带点精分的痴情是王家卫的风格啊,人家大脑画面就是这样长的,何必需要去被别人评分呢?让人家说去好了…………顺便说下短发的毛毛真的好帅,被电到了,金城武和毛毛这一对太可爱了………………………………………………………………………………………………画面太吵了……………………..

大奖娯乐 1

那是一场铺天盖地的暴雨,它把一座城变成了“千岛湖”。暴雨过后,这条“河”诞生了,我把它称作“毛毛河”。

文/王小五

我小区的北面有块有二三十亩的空地,听说政府早就把它征了,却没想好派啥用场,便闲着。这地本来就是菜地,地势平坦,土质肥沃,只是有点低洼。既然空着,菜农们便依旧把它种上,一畦一畦,青翠碧绿,硬是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涂抹出一块田园的色彩,煞有生气,很是悦目。

仙女河是一条平常又美丽的小河,河水清澈见底,水里有数不完的蝌蚪和呱呱叫个不停的青蛙,偶尔会有几条小鱼窜来窜去。一年四季,小河静静地的流淌着,没有人在意,直到它慢慢消失……

菜地的东边有条两三米宽的水圳,先是向北,而后向西,最后汇入穿城而出的龙河。平日,渠水汨汨淙淙地流着,平静而温顺,谁知暴雨一来,它便发飙,恣意地满上道路,漫进庭院,自然也越过了堤坝。于是,这菜地便一片汪洋成了泽国。若不熟悉的人,还以为这原本就是一座“湖”。

01

还记得那天,暴雨中,“湖”面上腾起一层白茫茫的水花,如烟似雾,还真有点“烟波浩渺”的味道。只不过小半天,“湖”面便渐渐现出一股激流,越来越急,越来越大,翻卷着波浪向西冲去,就像水下翻滚着一条不驯的水蟒。不用说,一定是堤坝决口了。

狗子家所在的村子叫王家峁,在沟畔边上。沟湾里有一条河,村民都叫它仙女河。仙女河的主干道坐落在沟湾的中心,分流曲曲折折,最终同主干道一起流向北方。

果然,几天后雨停了,水退了,堤坝便现出了一道四五米宽的缺口,而菜地中央则出现了一条“河”。对菜农而言,这算不得“天灾”,以前也淹过,只是没这严重。然而,即便再严重,又有啥办法?

狗子一天上山下坡,从不消停。沟湾对面的山,连绵不断,山势平缓。山脚下稀稀拉拉的住着几户人家。那也是一个村落,大概是因为地势的原因,取名为六道沟。沟湾就是两个村庄的分界线,两村人鲜少往来。

不久,菜农们又把菜地种上了,收拾得一如既往,却不得不留下这条“河”。没法子不留:堵上缺口谈何容易?再说,地是政府的,政府不出面谁又愿牵头?于是,这条刚刚诞生的“河”便无忧无虑地日夜流淌着。

狗子比毛毛大两岁,毛毛还在怀里哇哇哭的时候,狗子已经可以满地跑了。他时常望着妹妹的小脚丫,嘻嘻的笑个不停。大人问他原因,

说它是条“河”,却长不过二百米,宽不过四五米,最窄处还只有一两米;最深可淹过小孩的膝盖,最浅则只淹到大人的脚踝,实在称不得“河”。然而也称不得“圳”,水圳必定靠人工修建,它却浑然天成,没有丝毫的人工痕迹。因此,它就是一条“河”,一条微缩的“河”,一条襁褓中的“河”,所以我称它“毛毛河”。

“妹妹长得亲。”狗子有些害羞的说。

它有河滩,也有急流;“河”面宽敞便汨汨淙淙,“河”面变窄便翻卷浪花;太阳下它波光粼粼,夜深时它水声哗哗;它穿过一片池塘,原本的一潭死水便泛起涟漪,变得清澈而鲜活;它漫过一片草地,便有白鹭翩跹而至,徜徉其间悠然觅食。菜农们用它浇地,孩子们与它嬉闹,水禽们在此歇息……它自自然然地融入了人们的生活,它就是一条自自然然的“河”。

狗子调皮捣蛋,哪哪都少不了他。毛毛胆小乖巧,是狗子的跟屁虫。村里的孩子都皮的厉害,大人们也由着他们,只要不耽误地里的营生就行。

自打有了“毛毛河”,入夜时分,我便喜欢跑去露台静静地呆上一会,听它吟唱,看它倒映,也享受它送来的阵阵凉爽。这一刻,好不轻松,好不惬意。心里便想,就让它留下吧,留在这片菜地上,留在这座城市里,留在我们的生活中。我还想,为什么这样一条不足为道的“毛毛河”却能如此拨动我的心弦,让我产生留恋?

那时候,天蓝云白,一切都很纯粹。夏天,仙女河成了孩子们的乐园。这些庄户人的孩子在拔够羊草后,就偷偷背着大人来河里玩水。毛毛也喜欢这里,她光着脚丫,跟在狗子后面,学着青蛙呱呱呱地叫。手里拿着装着蝌蚪的瓶子,不停的晃啊晃。

也许,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我们活得太过刻板,刻板到几乎凝固。我们不但用钢筋水泥来建造城市,也用钢筋水泥来构建生活,因此,我们失去了自由,城市也失去了自然。而“毛毛河”,不但流淌着清澈的河水,清爽的凉意,还流淌着一股清新的气息,这便是自由,自在,和自然。

02

月亮下的“毛毛河”,真美。

毛毛七岁时,便随着哥哥一起去村里的小学念书。毛毛是学校里最小的孩子,也是女孩子中最让老师省心的孩子。村里条件不好,一年级和二年级共用一间教室。狗子和毛毛在一起上课,狗子在讲桌的右侧,毛毛在讲桌的左侧。

班里有个女孩,她爹是大队支书,在村里也算富裕人家出身。来上学时,总是穿着小裙裙。

狗子有一天和班里其他的男孩子,把这女孩的裙子给踩了下来。女孩当时哭惨了,脸皮子又薄,没敢告诉老师。她又拿狗子没办法,就不让班里女孩跟毛毛耍。

没人和毛毛耍,毛毛也不理狗子。

03

庄户人的庄稼收了一茬又一茬。狗子和毛毛已经在镇上读初中了。再过一年,狗子就要毕业了。

狗子他爹在狗子刚上初中时,就对狗子说,

“狗子,你初中读完,差不多就把字认全了,这辈子够用了。毕业后,就回家和爹一起务劳庄稼吧。”

狗子的成绩不好也不坏,念不念书他都不在乎,他知道,他迟早跟他爹一样,就是当农民的命。

日子过得不紧不慢,一年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狗子拿着毕业证书回家了。

狗子每天在地里忙活,有模有样,活脱脱就是个种庄稼的好苗子。偶尔不忙的时候,他会回想起念书的日子,不知道大家都在教室里干嘛。想归想,狗子从没奢望过和毛毛再一起坐上去往学校的班车。

这时的狗子,已经长成了一副男人模样。身材高大,面貌粗犷,皮肤粗糙黝黑,牙齿开始发黄。

家里开始托村里有名的媒人李老头给狗子打问亲事,狗子到了成家立户的年纪了。

04

毛毛已经上初三了,越发出落的亭亭玉立。瓜子脸,浓眉大眼,身材又苗条。只是因为营养不良,头发有些发黄,显得缺少活力。

毛毛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是班里的副班长,特别讨老师喜欢。毛毛时常会幻想,县里到底是什么模样?毛毛的心情逐渐变得亢奋激动,用不了一年,她就可以去县城读高中了。

星期六,毛毛回家了。她爹给她捎了口信,无论如何,让她回来一趟。毛毛知道,家里一定有啥大事,不然她爹不会让她回去,这往返的车票也不少钱呢。

毛毛爹让毛毛读完初中别读了,拿上个初中文凭,也够女孩子混口饭吃了。可毛毛这孩子犟,再没去学校,行李还是狗子去学校给收拾回来的。

毛毛去县城打工了,在一家饭馆里当服务员。县城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繁华,灯红酒绿,她一时花了眼,辍学带给她的阴霾也一扫而光。

05

夏天的夜晚,村子里到处都是知了的叫声。晚风轻轻的吹过,一轮圆月挂在洁净的夜空中。在乡村的土路上,有个人急匆匆的向狗子家走来。或许是来人的动静过大,院子里的狗便开始叫了起来。紧接着,犬吠声此起彼伏,整个村庄的狗都开始狂吠。狗子他爹赶紧出门,呵斥了自家的狗,狗乖乖的爬在地上,摇尾乞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