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才是家人,失败的减法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16日

「想象一下你正背着一个包。我要你们想象一下,背带勒在肩膀上。感觉到了么?现在我想让你们把生活中所有的东西都塞到包里,从小件开始,比如书架里抽屉里的。小玩意,收藏品。感受这些东西的重量。然后开始收拾大件的,衣服,桌上电器…背包现在已经相当重了。接着收拾更大的,沙发,餐桌,车,房子也放进去。现在,试着走两步吧(笑)。现在要烧掉这个背包,你会拿什么出来呢?照片?那是是给记性不好的人准备的,事实上,烧掉所有东西,想象明天醒来什么都不必负担,很令人兴奋吧。」

瑞恩的工作是解雇别人,一年中有三百多天都,乘飞机在云端穿梭,到不同的城市、公司解雇别人。这是一个很残酷的职业,让人看到生活有多无奈,被解雇的人年纪相对较大,有家人,有负担,对于被解雇感到无所适从。瑞恩告诉他们,你们被解雇了,帮他们发现人生中还有什么路可以走,“让地狱变得可以忍受,帮受伤的灵魂渡过恐惧之河,让他们看到渺茫的希望。”
年轻的娜塔莉对这一说辞嗤之以鼻,可在随着瑞恩接触了几个被解雇者之后,慢慢的,看到他们的痛苦、无助与压力,有了一些切身体会,发现了自己本身的一套形式化的说辞有多么不近人情,并最终因无法承受的心理压力而辞职。
瑞恩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以解雇别人为生,每天面临无数的负面情绪,他还是理性、冷静的生活,为伤心的人带去一点希望。他并不算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没有想过爱情、婚姻、孩子,而且坚信孤独终老是每个人都逃不过的结局;他发明了空背包理论,家庭、父母、孩子各种各样的事物压在双肩上,卸下负担,重新出发。
这一理论好像在逃避责任,连他自己也在说服妹妹的丈夫去参加婚礼,组建一个家庭的时候也坦言,我通常习惯教别人如何逃避压力而不是承担,所以他如实的说出,婚姻与家庭所要肩负的负担,可是事物皆有两面,家人与孩子的陪伴,同样至若珍宝,是一个人渡过恐惧和孤独的力量。他成功说服吉姆,好像也说服了自己,尝试改变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
可能,有时候,负担太过于沉重,让人窒息,要做的,不是逃避,不是硬撑,而是缓一口气,看一看负担的另一面,然后重燃起希望。就像电影最后的被解雇者所说,家人也是我走出低谷,重新寻找工作的动力。
家庭与亲人的陪伴很珍贵,尽管有时候家庭会不太美满,亲人或爱人给我们带来伤害,可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娜塔莉有些年轻气盛,对生活有希望,她在受伤之后,很快重整旗鼓,投入新工作与生活。
亚历克斯是一位想瑞恩一样的经常乘飞机,在云端飞行的商务女性,她与瑞恩邂逅,两个人看起来很合适,一起经历了一些快乐,她促进了瑞恩思想上的变化,从独行者变成一个接受家庭的人,可残酷的是,他并不算瑞恩对的人。
亚历克斯与娜塔莉关于爱人的对话引人深思,一个象征着三十多岁的女性,一个二十多岁,相差十五岁。娜塔莉说,“但有时候,我觉得,如果我没找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不管我有多成功都没有意义。他很符合标准,白领、大学毕业、喜欢狗、喜欢喜剧,6英尺1英寸、棕色头发、友善的眼神,搞金融,喜欢户外运动,我一直幻想他有个单音节名字,比如Matt或者John。在理想的世界里,他开着四驱车,除了他的金毛他就爱我一个人,还有可爱的微笑。”听起来就很美好,亚历克斯说,“当你34岁的时候,所有的外表要求都可以抛诸脑后,当然你会偷偷祈祷他比你高,不要是个混蛋就可以了。某个和我为伴,出身良好的人,喜欢孩子,想要孩子,很健康,可以和孩子一起玩。希望他挣的比我多,这其实挺重要的,最好还没有完全秃顶。对!和善的微笑,和善的微笑也许就够了。”
看到这两段话,就好像看到了我的现在,预见了我不久的将来。

        供职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一家专为其他公司提供裁员服务的公司的瑞恩•布林厄姆(乔治•克鲁尼
George Clooney
饰)有一个“著名”的背包理论,他甚至经常以它为题,到处演讲,他认为,一个人所拥有的任何东西,从抽屉里的任何一个小物件到房子、车子,以及一个人的任何社会关系,从朋友到妻子、子女,都是一个人肩上背包里的“负担”,是这些“负担”让人们累得喘不过气来,因此,他提倡的是“云端族”,而他的工作,那个经常在云端的,经常奔赴美国各地为各类公司提供裁员服务的工作正好符合他的价值观。此外,体现他“云端族”价值观的是他的家庭观,他没有固定的女友,更不好说妻子、子女,他甚至于他的姐姐以及妹妹的关系异常疏远,她们不对瑞恩提出任何要求,即使提,也是非常小心翼翼的。妹妹的婚礼前一天,当瑞恩提及需要他做什么,是否需要牵妹妹的手步入礼堂时——当然,这已经是他的这一价值观略有改变之时,否则,我想,他应该也不会有这种主动提供帮助的念头——他的妹妹的回答就很能明显地传达出他们关系的疏远,她说,客人到达的时间是晚上五点,晚餐正式开始的时间是五点半,你在那个时候到就可以了。也正是瑞恩的这一价值观,亚历克斯利用了他,以满足自己对性的需求,他们成为了随意的性伴侣关系,因为,瑞恩不会有婚姻。
    爱情终究是神奇的,尽管娜塔莉在问及爱情算不算肩负责任的理由时,瑞恩表现的是那么的不屑,在瑞恩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亚历克斯时,他的价值观改变了。在劝导妹妹的男友不要退缩,要和自己的女人一起掌舵,把握自己的人生时,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那一份自己对家庭的渴望。是的,在他向家人伸出援助之手,再也不认为家人对于他来说是负担的时候,他的姐姐握着他的肩膀说,“欢迎回家。”整本片子,我最喜欢的就是这句话,的确,回家不是一个位置指向,它是一种与家人的相互依赖,是与家人携手在一起。
    本片的结尾不是老套的大团圆,至少,在亚历克斯这一方面。瑞恩在机场临时改变了自己的行程,搭乘另一趟飞机,奔赴亚历克斯的家,却摆出一副只是路过的无意的样子。亚历克斯的家庭打破了瑞恩对家庭的期待,是的,亚历克斯是一个有家庭的女人,她亦不可能与瑞恩组成新的家庭。也许,这是上帝给他错误价值观的惩罚。
    娜塔莉辞职了,那个通过网络视频解雇的方案停止了,瑞恩又开始了“云端族”的生活,但是,在他达到自己飞行1000万英里的目标时,在收到机长递给他的纪念卡时,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喜悦,相反,眼神中流露出的是茫然。
    武志红在《财富的诅咒》一文从心理学的角度向我们讲述了天宫院村——那个因房屋拆迁而产生许多一夜暴富的人们的地方——产生如此多交通事故和谋杀事故的原因,房屋拆迁使得村民得到了巨额的报酬,超浓缩的时间下,在人们的心理还没有学会如何与金钱相处的时候,他们扭曲的心理导致如此多恶性事件的发生。武志红也阐述了过程与结果的关系,人们解方程式的原因,不是为了寻求结果,而是为了思维锻炼。
   瑞恩在一味追求飞行里数的时候,他沉沦和疯狂地迷恋着1000万英里这个虚无的数字,所有可能会“侵占”他在云端的事情在他看来都是负担,殊不知,风景永远在路上。

「给你一个新背包,只是这次,我要你把它装满人。从泛泛之交开始,到朋友的朋友,再到公司的同事,再到那些你信任的愿意和他们分享你内心秘密的人,你的堂兄妹,你的姑姑阿姨,你的叔叔舅舅,你的兄弟,你的姐妹,你的父母。最后到了你的丈夫,你的老婆,你的男朋友,或是你的女朋友,你要把他们都装到那个背包里去。感受那个背包的重量。没错,你的人际关系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但是我们运动得越慢,死得越快。我们不是天鹅,我们是鲨鱼。」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看流水送落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请原谅我摘录了以上两段台词来凑字数,但我还是执意要这样做,因为电影正是围绕着这个“背包理论”而展开的,而这个理论也体现了主人公瑞恩的生活哲学:减法。若用两个字来概括他实践这种生活哲学的方式,那就是“拒绝”。事业上,他为解雇公司效力,帮助一些胆小鬼老板炒员工鱿鱼,帮助他人“拒绝”。而在生活中,他也不断做着减法,逃脱一切束缚,这主要体现在工作、爱情和亲情三方面。

在工作上,他极度抗拒与他人(女助手娜塔莉)合作。当公司提出网络解雇计划,他强烈反对,因为这样他就不能“周游列国”了,而要闷在办公室里敲打键盘,他讨厌停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