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探戈感染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10日

两个半小时,两个刚认识的男人,一段难忘的旅行
影片像所谓的流水帐,但是这的确是一部精彩的电影
我认为它和《肖申克的救赎》一样,是无冕之王,虽然帕西诺凭借此片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看完以后在百度上竟然一时还找不到评论,或许是片子太老了,不过经典无论何时都是经典
当中校和妙龄女郎在众人瞩目下探戈,当他开着法拉力飞速转弯大叫着“who
are”,当他在学校为西门辩论台下掌声雷动的时候,你是否流下感动的泪水,那是生命的尊严
和电影同样出彩的还有那探戈

如果有人问,一个演员能否凭借其超凡的演技成为一部影片最耀眼的亮点。回答是肯定的。艾尔·帕西诺在本片中魅力四射的表演堪称典范。翻看浩如烟海的电影史,你很难找到比这个更复杂的角色了。暴戾、自负、抑郁、好色、正直且富于同情心,不仅如此,角色生理上的缺陷也极大地制约了演员对情感的表露。因为那意味着被迫关闭一扇心灵的窗户。

以下是资料:
    
我想一定有人是因为艾尔帕西诺那一场撩人的探戈而去买这张作品。这是一首典型的阿根廷式探戈,热情浪漫得无以复加。以至于看过了《闻香识女人》之后完全被感染,再也无法体会在《辛德勒的名单》中,片子一开场时也曾出现过的效果。

然而,所有这些都未能限制艾尔·帕西诺的发挥,反而成全了一个精彩纷呈的表演空间。当我们再次回味影片中弗兰克拥抱理想时的兴奋与不堪重负时流露出的苍凉和悲怆以及两种情感间顺滑、自然的过渡,你不得不对大师超凡的功力折服。在影片《女人香》中,艾尔·帕西诺再一次用厚积薄发、张力十足的表演塑造了一个足以彪炳史册的角色。

经典,百听不厌的旋律。
翻译成中文叫“只差一步”

退伍军官弗兰克(艾尔·帕西诺)是个丧失了光明的残疾人。同时也丧失了对人性的信任和生活的勇气。他把自己的心灵闭锁于无限的黑暗当中,并决心在完成一次“回光返照”似的旅行。弗兰克的计划很简单,去大都市纽约,花掉所有的退伍津贴,住豪华酒店,吃大餐,看望长兄,
找个美女上床,开上法拉利兜风,然后在房间里体面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小提琴高调又内敛的引领着旋律,犹如踩着探戈舞步的女人,有着高贵的步伐傲视一切的态度,对舞伴欲迎还拒,纠缠其中,而钢琴在音乐高潮到来前有力的击键,仿佛是在下一个旋转前深吸一口气,然后就出发,去征服这个舞池。

来到大都市的弗兰克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超乎常人的嗅觉, 丰富的生活阅历,
脆弱而固执的自尊心, 上流社会的做派打扮, 计划中生命的最后时光里,
光彩照人的背后, 却时常流露出无奈的凄凉和落寞.

自诞生以来,成为电影中探戈的首选舞曲,钢柔并济的旋律似乎适应着每一个角色的心理任何一个场景的铺垫。

影片中最出彩的地方有两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