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系电影,这部也只能算得上一般

by admin on 2019年9月28日

当做轻松的爱情片看觉得还是比较吃得下饭的,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来叙事,感觉还是太草草鸟事了,情节太激进了,没有把爱情进展叙事的更为详细,使得高圆圆很随便的感觉,感情都太随便,不过比起影子爱人好太多了,现在的电影啊,演员阵容真的不能代表影片质量,

名字随便起的,如果有一种电影类型叫水系电影,漂浮的主体不断穿过时空地理的话,应该会很喜欢。当个体抒情性已经终结的时候,尖利的自我只剩下一个宏大背景的空壳,面对悠然天地间的苍茫,仿佛无古无今,又仿佛蕴积了一切古今过往,草木山河人事代谢铺面而来悄然而过。在抽象与具象的重大问题面前,不能解答也不能放弃的消极求索,“只学会了让风景穿过我”。水系电影如果不是征服挑战就是自我放逐~其实只能是放逐,空想与还在围困中的自我意识的放逐。

# 反传统

抒情性越来越差,以下关于这部电影。只从个普通观众的感受性出发吧。

一般来说,一个多人物的故事,一般开始比较缓慢,然后多个人物开始因为同一事件慢慢汇合,达到故事情结中最激烈的一点,然后走向结局。

长江图这个片儿去年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决定要看,昨天总算看了,应该说是个成功了一半的片子,毕赣的路边野餐的基本叙事要比这个好。导演争辩说毕赣的电影是小品,完成度高,也是有些可爱的,哈哈。路边野餐用身边熟悉的人拍熟悉的景物,控制度和完成度当然要高,更亲和因为真,感受性的传达上更细致也更清奇。

但是stranger things
2里并不是这样。剧集前几集每个人给的时间都很短,人物之间有快速的转换,我每次都有点这个人物还没看够,就跳到下一个人物了,让人期待有大事发生,但是这时候故事才讲了一半,所以后面很自然的,故事慢了下来,在第7集左右,整个叙事节奏变慢,基本用了一整集来讲eleven,然后eleven回归,故事重新转向高潮。

长江图这样宏大的题材给了李屏宾的摄影完全的用武之地,主观的诗意的画面感成就了这部电影。即便是懒得猜导演的哑谜,当成有个叙事结构的风光片看也可以。
叙事结构本来是最吸引我看这个片子的理由,一直有一个类似的幻想,同样的宏大,同样是在绵延的地理上展开的漂流,同样涉及陆上的城市和女人,流转的时间与空间,所以当看到有人要用这种叙事来拍长江的时候,完全期待会是什么样子。

一般来说,一个故事总是先描述一个人物的转变,最后高潮是人物因为转变所造成的结果,但是在stranger
things
2里,eleven的转变有些落后于其他人,而且创作人也说他们本来想把eleven放到最后一集再和mike团聚,但是最后提前了一集。我觉得eleven并不是作为主角,她的成长有意延后,最后出来拯救世界很好,有一种紧张和紧凑感。如果放到最后一集再和mike见面确实有点太迟了,根本没有给观众消化的时间,有种刻意大团圆的感觉。

结构和内涵上的雄心很大,但实际支撑的故事多少让人失望。导演的结构设想比拍出来的故事本身精巧。
第一层关于航行的表面故事,前半部分主观的渲染很能让人沉浸。长江作为远景拍的如梦似幻仿佛也还贯穿古今,但是近景的几个人物除了秦昊都不很成功,让这个基本故事之上有野心的勾画和延展显得少了点支撑。内容只能说必要,比如船上那个小朋友掉江里死了(无常与埋葬的一层含义),比如关于鱼的几个梗(佛教背景下的情感寄托),感觉这一层的人物还有细节都不够丰沛,解读空间可以更大。因为基本故事的支撑不够,到后来本该高潮的时候,加重渲染反而空洞了。至少这是我当观众第一次看的感受,其它观众的反应可能也多少影响了一点我的判断。女演员最后一场戏演得不好,全靠长江这个主角撑住。到长江源头的部分本来该是情感最后积淀到位的,却是断片儿再续的感觉,和一个用烂了的意象。

这种反传统的叙事和stranger things
2已经有成熟角色是分不开的,创作人自己也说了在第一季有will失踪这个主线,但是在第二季实际上故事没有这种主线,这时候如何处理故事就更加困难,可以看到这种方式很快让观众带入了剧情,同时又没有让故事缺失对于主要人物的塑造。

第二层故事从观众的角度是最失败的一层,狗血的爱情故事,象征意义上那个安陆的女子并不失败,这里试图完整化的一个回溯的爱情故事有点糟糕。最让我出戏的就是回到89年,妹子读诗那段,连同撕毁诗集,源头有安陆母亲墓碑的那里也不喜欢,刻意让人明白的地方效果不好。在更有勇气的叙事里,最好高淳能和他父亲的角色重合,安陆能和他母亲的角色重合,比随便一个内心仍怀着八十年代诗情的飘荡水手纠结于初恋的梦魇要好。导演刻意的要让这两层叙事完成一个闭合的环,画了个8,一边是地理的逆流而上(男主人公),一边是时间的顺流而下(男主人公看到的越来越年轻的妹子),中间还有四川商人的梗,交汇之后的互换是所谓crosscurrent,也即英文片名,完成一个提前设想的精致结构。

# 主线,叙事节奏,人物转换

第三层是隐喻性质的,高淳是在长江这样一个时空里漂流的主观感受性,以水运为生的男子的一个缩影,安陆是安全的陆地,是长江两岸的女人,被遗弃的抛开的,还有像长江服务区里的安抚这些不定人群的女人,印度教里的圣妓(看到导演语)。与其说她是长江的女性化拟人不如说她是长江两岸被反复冲刷的陆地,安陆甚至还可以象征让“我”的主体性迷失于其中的自然。安陆是一群女子的投射,航行者对于长江记忆的投射,爱情信仰拯救这些需求与希望的投射。这么一个角色,女演员太难把握了。在第二层顺流但逆时的关于安陆的故事里,这个角色的性格太诡异了,形像太飘忽了,台词太虚幻了TT。一个江边的妹子恋爱修行分离求索,捡敛落水之人的尸骨,成为行走于江岸上的“圣妓”,对着滚滚的江水和漂泊的行船投下佛陀一样悲悯的目光……女主演闭着眼睛像极了一尊佛像,这种时候就很好,一半麻木一半悲悯,但一说话就都完全别扭加上台词生硬,听不懂中文的外国人看着可能好点。就是辩难的那段都别扭,印象里女演员台词把握的不错只有江边开骂说“长江是我的”那段。这么重要的一个神秘莫测的角色,塑造的失败了一大半。人物设定有问题,可能因为不真或者不成立,而且她又不是感受性的主体,没有OS。

一个故事的主线大概不能简单以主题或者内容来划分,如果把同一主题或者目标下所有相关内容都称为主线,把不太相关的内容称为支线,想要划分两者的区别和边界好像十分困难。

高淳这个角色的意义还能分析很多,这种主体性的选择不是随便的,一个尖利的感伤的同时是愤世嫉俗和信仰缺失的自我,信仰妹子也是对的,妹子替他自己遗忘掉的那个精神自我上下求索,通过妹子朝向佛陀与生死,额呵呵…but我还是不喜欢那个妹子的角色,由此也和主人公的感受性分离了。

不过也不能单纯以人物作为依据,像是银翼杀手2049这种明显的单一主线故事,其中也存在叙事人物的转换。所以只能以叙事人物占据的相对时间确定故事主线,比如一个故事里以A为视角的篇幅占到一半,以B为视角的篇幅占到一半,那么毫无疑问,这个故事有两条主线,即便这两条主线在内容或主题上存在关联或者影响。比如另一个故事中A为视角的篇幅占到90%,以B为视角的篇幅占到10%,那么同样可以肯定故事存在一条主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