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尽铅华,你们到底看的是甚麽呀

by admin on 2019年9月20日

这么一个简单的电影,主题明了。男主角代表默片,幽默、有才、表演夸张、风度翩翩;女主角代表有声电影,新派、时尚、平民化、善于自我表现。两人交往和冲突过程即象征着无声电影和有声电影交替的过程。

         
在《艺术家》的海报上,是男主角乔治·瓦伦丁和女主角佩皮·米勒两人的深情对视的场景。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特别匠心的设计:乔治与佩皮的对视,毫不夸张的说,亦意味着象征“旧”的无声电影和代表“新”的有声电影两者走向一个双方认同、欣赏的道路。

———浅析法国电影《艺术家》

尤其是男主角心中对女主角复杂的感情,抗拒反感又不免被吸引,这正是当年默片被取代时,那些依靠默片生存或进行艺术表现的人们心中所怀有的感情。

     
《艺术家》里,发生在男主人公乔治身上的遭遇是每一个在面临变革时誓死捍卫旧习的人都必须面临的尴尬局面——想要保有自己心中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东西,于是不惜与正在改变的环境做殊死抗争,最终得来的结局却是大多数人的不买账,从而自觉或不自觉地沦为悲剧性的殉道者。从黑胶唱片到数字DVD,从黑白电影到彩色电影,从胶片到数字化成像,技术的接力棒在新老载体间交换着,基于社会发展和受众需要,发生在每一分每一秒。然而,技术仅仅是一个外在的容器,一个载体。而真正存在于载体之中的文化与精神,却在代代流传。

2016年2月9日 肖雨

洗尽铅华,你们到底看的是甚麽呀。男主角意欲自杀,本象征着默片的完全终结,但女主角及时出现让两种不同类型的电影终于得到融合,默片的屏幕形式改头换面,以歌舞剧的方式获得重生,从此展开了电影的一个新天地。

         
作为一个极受欢迎的默片演员,最初的乔治很难站在一个观众或制片人的角度来发现有声电影出现的优势和必然性,它的出现在他看来只是一种不入流的表现,且带有侵略性。正如一百多年前的中国书生第一次知道了白话文的存在一般。因此,他/他们的态度都表现为“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正因为有声电影的出现,乔治也由于不肯改变而逐渐被赶下“神坛”,在片子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出资拍摄的默片没有人看,他面临破产被妻子赶出家门,他听了太多非议,他穷困潦倒,甚至当掉了自己演出的西服,他陷入绝望抱着胶片盘在焚烧的胶片堆中企图自杀的场景,在这里我们看到的也可以是默片——这老旧的艺术表现形式——走向落寞的过程缩影。而佩皮,这个来到好莱坞闯荡并在有声电影中创出一片天地的女孩,自然而然见证了有声电影的崛起,带着激情、活力和未知,她本人即如同一部有声电影一般。作者在剧中曾经安排了两段乔治自杀的剧情,如果他在任意这两段中打出“END”的字样,以乔治在新事物面前执着到死的剧情结束电影,不免有大放悲歌的况味。然而,乔治最终却为佩皮的真诚所打动,重返过去的老东家,与佩皮一起携手参与有声电影。在长期的无声空间里,乔治的一句“With
pleasure”打破了整一个长期无声的空间,也反映出了他对有声电影偏见的释然。然而,佩皮和乔治的关系与其用爱情来定义不如友情来得恰当,两人之间情感宣泄的肢体语言大多以拥抱来诠释,这样的行为未尝不可理解为理解、欣赏和互相支撑。片名中的“艺术家”并不仅仅局限于男主角一人,其实,那些推动电影发展进程,为电影艺术奉献无尽热情和精力的人都是“艺术家”。

洗尽铅华,你们到底看的是甚麽呀。洗尽铅华,你们到底看的是甚麽呀。这是一个关于爱与成长的故事;这是一位默片艺术家在电影艺术成长的长河中发生的爱情故事;这是一部电影艺术的成长史,它真实讲述了电影艺术是如何发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这是双方妥协的结果,也是导演意图呈现的最终目的——任何根植于时代的艺术载体,都不免经历着这样的过程。如有声对无声、彩色对黑白、3D对2D、动画对静态……势必对原来固有成规造成冲击。但真正的艺术是不是仅有新潮和弃旧?导演以最后的结局告诉我们,旧派的艺术魅力结合新派的表现形式,或许才是昌盛之道。

       
在男主角最后的选择中,怎样让他不至于表现得放弃默片而向有声片妥协,从而产生一种“有我没他”的误导,导演设置了一个桥段:在结尾时,两人跳着在有声电影中少见的夸张的踢踏舞——而这在无声电影中却很常见,两人淋漓极致的契合同时象征了新旧电影融合的成功。择选默片的极富戏剧性的表达手法,而加以揉捏进有声电影的肌理当中,让电影成为一场有血有肉的艺术盛宴,从而令人发出“艺术万岁”的呼喊。

艺术并不存在过时一说,即使默片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但它的价值将永远存在着,历经时间的洗刷,洗尽铅华,依然不减。

这部电影以较为含蓄的手法来讨论这个观点,与男主角的人格、男女主角的爱情没有太大关系,两个人都是非常脸谱化的人物,那些能看到泪流满面的人们让我倍感无语。而且电影只是以一种近似默片的方式来讲述故事,并没有任何大张旗鼓、故作姿态的宣告:“默片时代回归!怀旧第一!”的意思。甚至结尾男主角终于开口说话,隐隐表现了导演对默片有节制地缅怀、并不十分推崇的态度。男主角的自我蜕变正是默片必然的蜕变。

       
这里要说明的是,在《艺术家》上映伊始,身上仍摆脱不掉一个“致敬默片”的标签,这样的看法在我看来未免有些片面。《艺术家》所做的,并不是让我们一味地沉浸在对早已消失的默片的凭吊。如果回到默片时代,大家会得到真正的满足吗?未必见得,大多是过度的情怀在作祟而已。《艺术家》以默片为一个例子向我们剖白:电影艺术的表现方式并非一成不变,但电影艺术的激情将万古长存。正如现在的我们看到卢米埃尔兄弟的《火车进站》并不会像当年的人们那样感到惊讶,但这不妨碍我们在下一次观影时因为色彩的变化、戏剧情节的发生而重新体验到第一代观影人那时的感动心情。

在那个无声电影的时代里,艺术家们对于自己心中电影的热爱与追求,他们对于电影事业的奉献,是无论任何人,都无法抹杀的。

对艺术来说,没有什么形式是永恒的。永恒的只是精神。

图片 1

图片 2

传承这个精神的,正是不断革新的载体。或许原始部落围在篝火边听巫师吟唱,和未来大家坐在全息3D影院中欣赏剧作,两种人所感受到的东西并无不同。如果非要区别不同,那也是一味追捧怀旧和一味抛弃过去所带来的狭隘。

电影一开始就未曾想过要百分之百的还原默片电影,它添加了很多的现代元素,影片中时常出现的狗吠声就可以证实这一点。它更像是一种默片电影与有声电影的衔接、过渡。既肯定了默片电影的艺术价值和它的兴盛时期,向无声电影艺术家们致敬,又推陈出新,与时俱进的推出了有声电影的兴起过程。但《艺术家》本身
烙印的“默片电影”的标签,恰好印证了导演想提醒大家的一点,电影艺术的永久性和历久弥新,永不退色的特点。

以前《色戒》上映的时候,马某人在采访中说,他看完电影后深深感动于学生们的爱国热情,我听了之后很是无语……当时的感觉就跟现在看到有一些人们执着于《艺术家》究竟是致敬默片还是践踏默片一样。

在20世纪20年代里,电影成为好莱坞最流行的娱乐方式,而电影中男主角乔治和他的狗,成为了那个时代最成功的电影明星。1927年,乔治的新电影《俄国艳遇》发布,在发布会现场他和与女主角佩皮·米勒相遇,随后的几次邂逅让他们慢慢熟悉起来,心生好感。渐渐,有声电影迅速崛起并流行起来,默片电影面临着被人们遗忘的危机。

图片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