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设下一个开放的命题,不要温顺的走进这个良夜

by admin on 2019年9月25日

 这是一部豆瓣评分已破9的作品,向把科幻又向前推动一步的导演诺兰致敬。

我觉得首先要肯定,这部影片是值得一看的年度大片,传世经典,不管你是否能真正看懂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都会被里面的情感打动,爱可以穿越一切,想到这里,其实也没太多意义去探究里面的情节是否科学、合理、合逻辑。
  
  
但作为资深诺兰迷、科幻迷和脑残三体迷,我觉得还是要积极分享一些东西给到更多的朋友,看看是否能帮助大家把这个影片中所讲述的完整故事串起来。
  
   在开始之前,我们先确认,或者说,一致同意如下几个至关重要的定义:
  
1.在我们已知的三维空间世界之外存在更高纬度的世界——这是片中的概念,也是物理学界和很多科幻小说包括三体所认同的概念。
  
2.时间在高维空间内是以一种可观测的实体形式存在的——这是片中的概念。
   3.相对论是宇宙公理——这很重要。
  
4.无论在何种维度的空间,因果逻辑存在,除了因果互换之外,还可能会有跳跃。
  
5.人类文明在未来可能毁于一旦,也可能高度发达,产生分支,派生出多星系,甚至是多维度的不同文明——这一点至关重要。
   上述这些,有任何一条你不同意,那下面的文字可以不用看啦:)
  
  ============华丽分割线,开始复盘诺兰的整个故事==========
  
  一、影片故事的真相是这样的:
  
1.地球在环境恶化之后无法适宜人类生存,地球人在即将毁灭前的数十年,终于由美国NASA女科学家墨菲·库珀(男主的女儿)推算出了“引力公式”,利用引力作用和反作用,将人类建造的第一个太空站发射到了太空,具体位置可能是土星轨道附近,然后建立了一批星际太空站,作为太空移民的桥头堡。
  
2.而与此同时,在虫洞另一端(1000+亿光年外),NASA科学家,女主(宇宙探险队成员之一的)布兰德小姐,和男主库珀在人类星际探险队花费几十年,找到的唯一一个适宜生存的类地行星上,建立了人类第一个星际殖民地,开始B计划(既利用从地球上带来的人类胚胎培育新族群)。。。
  
   3.上述两部分内容的情节串联是这样的:需要用abc打点,后面有用。
   a.影片中逻辑起点是墨菲在房间中发现了“幽灵”,既引力异常现象;
  
b.库珀也发现了莫非房间中的引力异常现象,而且解密成功,发现时二进制数位表达的NASA地下基地坐标,并带女儿前去探究,发现NASA地下基地。
  
  
c.因为缺宇航员,库珀被选中成为最后一批探险队(实际是前期探险队的救援队)的飞船驾驶员,片中NASA科学家布兰德教授的台词提到“我们正好缺宇航员。。。然后你就出现了。。。你是我们最好的,你所受的训练都是为了。。。”我没怎么看字幕,大意如此。库珀的使命感让他决定接受任务,拯救人类。而在会议室开会的桥段,解释虫洞的时候,里面有一句台词“它就像被什么人放在了那里一样”,说明虫洞的出现很突然——确实,现实世界中,虫洞也一直是概念上的,没有被证明过,黑洞才是被证明存在的。
  
  
d.库珀走后,墨菲被布兰德教授看中,接到NASA学习,成为教授助手和物理学家。帮主布兰德推算引力公式,直到她从教授经常念叨的诗句中得到启发,发现缺乏“时间”这个维度,老教授的台词是“I‘m
afraid of
time”.诗句很长,就是那段反复出现5、6次的,这段试有很多寓意,这里先不说。
  
  
e.库珀探险队因为各种原因,在耽搁了23+地球年后,去到了曼恩星球,在挫败了曼恩的阴谋后决定利用黑洞边界的弹弓效应飞向布兰德小姐前男友所抵达的星球——也是最后一个可能的人类殖民行星。而在这过程中,为了让布兰德小姐顺利逃脱黑洞引力圈,库珀牺牲自己,带着机器人塔斯跌落黑洞。
  
  
f.库珀和塔斯跌落黑洞后没有死,而是进入了一个”超正立方体“,在四维甚至五维空间穿越到了自己女儿的房间,回到了小墨菲发现引力异常现象的那天,并引导她和当时的库珀自己发现了NASA地下基地的坐标。并利用手表指针表示摩尔斯电码,将塔斯在黑洞中搜集的所有数据,尤其是关于引力奇点的数据发给了长大后的物理学家墨菲,让墨菲完成了“引力公式”的计算。而后,库珀和塔斯所在的超正方体瓦解,跌落太空。这里有两句非常重要的台词,都是库珀说的,前一句是“They
choose us”他们选择了我,后一句说“No, they choose
her”不,他们选择了她(既墨菲)。但其实最后库珀已经明白了,超正方体也是人类文明创造的,未来人类高纬文明穿越回来帮助当时的人类。所以最后他说“We
。。。我们选择了我们自己”,这一段的台词,其实是大揭秘,因为塔斯已经告诉他,这是一个人为创造的东西,但塔斯作为机器人的想象力不够,无法联想到是未来的人类高纬文明,这就是人类和人工智能的根本差别。
  
  
d.跌出超正方体的库珀被”库珀“太空站的巡逻队救回,见到了老年墨菲。请注意,这里,老年墨菲是冰冻了2年后解冻,来见他最后一面的。为什么要加入冰冻2年的这个细节呢?而见到库珀的墨菲,只是告诉他自己用他通过手表传递到数据解除了引力方程,带人类逃离地球,过得很幸福,然后就催促他快出发去寻找布兰德小姐,因为她正在一个人面对……(一个新的地球?一个新的宇宙?还是一个新的文明的诞生?)
  
  
所以,大家有没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故事当中,当局者里,知道真相最多的其实是老年墨菲。她知道的事情是这样的:
  
  
1.人类文明从库珀探险队出发开始,便产生了两个分支,既她自己解救的人类所组成的“空间站文明”,和库珀与布兰德小姐创造的“殖民地文明”。着两个文明一同发展的过程中,有一个或者两个,都在未来发展出来更高纬度的文明,能够利用高纬度世界对低纬度世界“做功”,再《三体》里面就是“降维攻击”,高纬度文明发起的攻击可以极其容易得毁掉一个低纬度宇宙。
  
  
2.所以,高纬度的文明能够制造虫洞,所以就有了上述情节c中的那句台词,虫洞就是被高纬度的人类文明放在那里的,而且是时间穿梭而来的——因为高纬度文明可以将固态化的时间,压缩,拉长,缩短,当然也可以利用相对论实现时空跳跃,或者将时间“这张纸片”弯曲,让这个维度上的任意两个远离的点重合在一起,实现时间穿越。利用纸片或者纸条上的两个点做虫洞演示的时候,我们可以认为纸片本身就是时间这个维度,所以时间当然是可以利用虫洞实现穿越。
  
  
3.同样的,高纬度人类文明也可以制造“超正方体”,让库珀和塔斯在跌落到黑洞的时候掉进去,然后在里面完成对少年和成年墨菲的“点拨”,从而完成“引力公式”这个重要的历史事件。从这个意义上讲,情节f是情节a的因,情节a是果,但情节a又是影片时间线上的“因”,在这里有一个循环逻辑。f-a-f,或者a-f-a都可以构成一个完整的循环,但是到底哪个是起点?我觉得不重要,就像影片《终结者》的故事一样,第一部开始,小男孩就是被未来机器人叛军追杀的人类领袖,未来机器人穿越回来刺杀他,而他自己又派了机器人回来保护自己。你说,哪个是因?哪个是果?
  
  
4.从故事情节中,老年墨菲还要冰冻两年等待父亲归来的情节可以判断,在她本来要死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何时归来,她只知道“幽灵”通过手表给她传递了数据完成了“引力公式”,解救了最后一批地球人幸存者,所以她是在一个等待自然死亡的状态下。但是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她,她父亲将在两年后归来,她当然要冰冻自己,等待这一刻了。而能告诉她这一点的,这肯定是来自未来的人,有一个逻辑是肯定的就是在三维空间,时间不可逆,片中布兰德小姐也在浪费23+年后跟库珀说,时间是不可逆转的。所以,三维世界中,知道某一件事情的结果,必须在其发生之后,也就是说,知道“未来某一个时间点A所发生的某一件事情”的人,必须是越过在时间点A之后的人(也就是活过时间点A,在此之前不能死)。所以当来自未来的人,我们就称他为”未来使者“吧,告诉老年墨菲后,她决定冰冻两年,等待库珀,而且还要帮未来使者转告库珀一个使命——尽快出发去寻找落单的布兰德小姐。
  
  
5.讲到这里,我个人的观点明确下:布兰德小姐和库珀的殖民地文明在各种机缘巧合和资源优势下,发展除了高纬度文明,就算空间站文明没有发展出高纬度文明,人类也能够及时从未来回到地球快要毁灭的时候,在那里“放一个”虫洞吸引人类探险,然后在黑洞里“建立一个”超正方体,让库珀完成一次时空穿越,发展出后面的剧情。是的,至少,有他们这一分支达成这个目标就够了。
  
  
别问我为啥这样改变历史?这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在所有穿越题材,时间旅行的科幻作品中,回到过去的人都希望不要干扰历史的进程和发展,但偏偏有成为了那一段历史的一部分,这种扭扭捏捏的态度也并非毫无道理,因为历史在三维空间中毕竟是一种向前的不可逆的时间推移过程,搞不好了真的把未来改变了,未来的人难道不受影响吗?
  
所以,时空旅行者,到底是彻底改变历史进程,还是保护历史进程不受干扰的顺利进行,始终是个有趣的话题。
  
  
空间可以利用虫洞实现跳跃,几千光年不在话下,那么时间能否利用虫洞实现跳跃呢?这不就是时间之门吗?
  
  
所以,到最后,我认为影片的故事是完整的,只是隐含的线索需要我们去推敲和整理。
  
  
而最后,诺兰又设下的一个开放的命题——人类文明脱离地球母星之后能有多大的空间发展,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呢?就像人类历史上很多古文明中断,又有很多古文明延续几千几万年更加辉煌一样,人类文明的道路未来会如何,掌握在人类自己手中。环境恶化,资源过度使用,人口膨胀,战争等等,都在毁坏我们的生存环境,慢慢侵蚀地球。我们不能逃避这个现实,但我们或许可以从现在开始努力去改变一些东西,引导人类文明更加健康的发展,去向更美好的未来。
  
   所以,这首诗是对全人类的鼓励——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Dylan Thomos
   不要温顺地走入那个良宵,
       龙钟之年在日落时光也要燃烧并痛斥;
        要咆哮、对着光明的消泯咆哮。
      
        人生终点的智者明白黑暗的合理公道,
        他们的话不再能够激发出闪电,尽管如此
        也不会温顺地走入那个良宵。
      
        善良的人,当最后一浪扫过,会吼叫
        说他们脆弱的善举本可在绿色海湾舞得白炽,
        并咆哮、对着光明的消泯咆哮。
      
        狂暴的人会抓紧飞驰的太阳高唱,知道
        他们已经令它悲伤了一路,虽说明白得太迟
        但不会温顺地走入那个良宵。
      
        阴沉的人临近死亡视界会刺目般独到
        失明的眼睛像流星般闪光而荡漾着欣喜,
        并咆哮、对着光明的消泯咆哮。
      
        而您,我的父亲,升到了悲哀的至高,
        尽管以纵横的老泪诅咒我、祝福我,但求你
        决不要温顺地走入那个良宵,
        要咆哮、对着光明的消泯咆哮。
      
      英文版本: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a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y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小新新的关于《星际穿越》的粗浅影评
1关于导演🎬:
克里斯托弗诺兰是我为数不多比较敬佩的商业片大导,从早期玩票性质的following《追随》到这部史诗级的《星际穿越》,诺兰的想象力站在前辈库布里克的肩膀上,并且延伸的更远,这部电影🎬尽管是科幻片,但是理论指导确是加州理工大学的理论物理学教授索恩。
说这些只是为了表达对导演的尊重,下面进入正题。
2关于电影的个人解释
很多人说看完了感觉很棒但是没看懂像做梦。有些人看完了在豆瓣上刷长评也对大神们对多维空间
奇点 虫洞
相对论,墨菲定律看的一知半解不明。尽管我是个文科生对理论物理也不是我知识能涉及的范围,但是曾经看了一些国家地理和History频道的纪录片,对我理解这部电影很有帮助。我来谈谈自己的理解。
关于时间
理解这部电影要抓住这句台词“这里的一小时是地球上的七年”,根据相对论当物体的移动速度超过光速的时候,可以实现时间静止。这个静止是相对的。就好比你的速度达到了光速并且保持,时间已经停滞,但是对除了你以为的人,时间依旧在流逝。而最后男主已经124岁却依然没有变化的原因是124岁是地球纪年。当他在黑洞边缘时,男主和男主所在的飞船在超强引力作用下已经被加速到足够快,所以时间静止,过去的这几个小时,相当于地球的70年。
关于多维空间:
我看过的纪录片里曾经说宇宙自137亿年那场大爆炸以来,构成我们的世界主要是两个要素第一是引力第二是时间,三维空间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点线面足够立体,四维空间就是➕上时间这个度量,就像我们所谈论的哲学三大问题,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都是在以时间作为基础。
前段时间公映的电影《超体》则直接把时间的作用形象化,没有时间的度量,世间万物都不复存在,因为人类进化的每一步的都是因果,因为有了单细胞生物所以有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所以有生命的演进,时间已经是我们默认的度量标准,以至于被我们忽略。
而在多维世界,时间只是一个坐标一个参考。男主最后之所以能通过改变钟表指针的办法,实际是站在在五维空间,时间像是一根线,男主控制着这跟线下指针的变动,来向女儿墨菲传递摩斯电码,这重要来自黑洞奇点的数据最终拯救了人类。那开篇安妮海瑟薇的握手实际上就是和末尾男主穿越虫洞的握手一样。
关于莫恩博士
我个人觉得实际上这个电影中唯一一个所谓的坏蛋,实际上反映了人性的本质。就像人没法抛弃亲情家人的死活爱人的分离去探索无边无际的宇宙一样。博士也没法放弃对生的渴求对死的恐惧,就像电影里机器人的诚实度只有90%一样,它说对人类这种感性动物,没法100%理性。他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求生,参考电影《地心引力》《荒岛余生》书《鲁宾孙漂流记》就知道孤独才是人类最大的敌人,尤其人这种社会性动物,他的选择反映了人的求生欲和天生的自私性,道德判断在这里不起作用,那是人趋利避害的原始本能。
关于理论
虫洞和黑洞是这部电影最重要的两个道具。没有土星边的人造虫洞,人类没法从哪里穿越到别的星系,没有黑洞就没法通过引力加速度,探索哪些星球,也没有办法让机器人和男主破译量子力学和相对论之间的理论分歧。
这些知识百度和教科书和纪录片里都有,我简单用两句话概括不一定科学。
虫洞:它就是星际高速公路,抄近路的必然选择,通过物理规律让北京和纽约在地心打通,然后压缩这段距离瞬间到达,不用在平流层飞10000多公里。
黑洞:质量极大,空间级小的天体,引力大到光都逃不掉,什么吸进去都会变成简单的物质,那一头是什么,没人知道。
ps片中的黑洞模型是我看过最牛逼最真实的,
比国家地理的纪录片都牛逼。
最后我引用🎬这首诗原文作为结束🔚
诗的作者是Dylan Thomas(狄兰·托马斯), 1914 – 1953;诗名是: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白昼将尽,暮年仍应燃烧咆哮;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虽然在白昼尽头,智者自知该踏上夜途,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因为言语未曾迸发出电光,他们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好人,当最后一浪过去,高呼着他们脆弱的善行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本来也许可以在绿湾上快意地舞蹈,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所以,他们怒斥,怒斥光的消逝。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狂人抓住稍纵即逝的阳光,为之歌唱,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并意识到,太迟了,他们过去总为时光伤逝,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严肃的人,在生命尽头,用模糊的双眼看到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4)meteors and be gay,
失明的眼可以像流星般闪耀,欢欣雀跃,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所以,他们怒斥,怒斥光的消逝。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而您,我的父亲,在生命那悲哀之极,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我求您现在用您的热泪诅咒我,祝福我吧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小新新原创文字。欢迎交流
2014 11. 15

 下面是电影中多次出现的狄兰•托马斯的诗,是在英国家喻户晓人物,就像李白之于我们一样。当然我也同样认同这首诗是电影之中的神来之笔,诗人用不要温顺的走近这个良夜勉励自己的父亲,对于死亡不要轻易妥协。导演则是勉励我们人类,对于这看似温顺的宇宙不要放弃探索,要小心谨慎的前行。

不要温顺地走进这个良夜
激情不能被消沉的暮色淹没
咆哮吧,咆哮,痛斥那光的退缩
智者在临终的时候对黑暗妥协
是因为他们的语言已黯然失色
不要温顺地走进这个良夜

 诗作为文学作品中的一种,是翻译之中最容易变味的,所以我将原诗附上,原诗较长,只是节选。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当然在观影的时候,我是并不知道这首诗的出处的,只能将诗与电影联系在一起。面对浩瀚的星空,亿万的星星就在头顶闪烁,他们是那样迷人、美丽,但却也充满着未知、暗含着危机。所以当这首诗响起——“不要温顺的走进这个良夜”,像是对整个人类的谆谆教诲,字字句句敲打在心头。那是一片让人无比好奇、无比神往却又艰难的寸步难行的宇宙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